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通吃...........



利用聖誕節和元旦之間的假期,我臨時參加了一趟為期三天的賞雪之旅,不

過首要目標是以環遊由加州與內華達州共同管理的太浩湖為主



  在飽覽沿途的湖光山色和堆了一個大雪人以後,前兩天的行程便已匆匆走完

了,第三天早上的破曉時分,我們所搭乘的白色大型遊覽車便離開雷諾的『沙漠

賭場』,由於今天要展開六百英里的長征,趕著要在日落以前回到洛杉磯,所以

每個人都是一上車便又立刻睡起回籠覺,因為昨晚有的人是連換三家賭場鑒戰通

宵、有的則是玩吃角子老虎玩到機器差點爆掉還不肯休息,因此有對年輕情侶還

讓大家多等了半個多鐘頭才趕到。



  我只記得車子是摸黑前進,但等我一覺醒來之後,映入眼簾的卻是窗外山巒

連綿的美麗雪景,皚皚白雪在陽光下閃爍生輝,湛藍的天空則鑲嵌著幾朵慵懶的

浮雲,只可惜高山雪原上這幅渺無人跡的美景,全車的人可能就只有我和司機兩

個人看見,因為我是坐在右邊的最後一排,背後便是衛生間,所以車上的動靜我

幾乎可以一覽無遺。



  本來我想用新買的DVD把眼前的優美景緻錄下來,但因為怕吵醒睡在我懷

中的女朋友辰星,所以我在眺望了大約二十分鐘以後,便又閉上眼睛假寐,然而

我才剛剛闔眼不到一分鐘,便聽到背後傳來一聲淫冶的嬌笑,我本能的回頭向後

望去,只見早上那對遲到的年輕情侶,不知何時已依偎在左邊的最後一排座位,

由於有幾個人臨時取消行程,所以原本是滿載的車廂,便多了幾個空位置,而這

對小情侶可能是發現那個最沒人想坐的位置,其實是最隱密、也是最適合親熱的

好所在,所以才會選擇這個比我還後面的座位。



  他們發現我在回頭張望以後,竟然兩人同時對我眨著眼睛,而那個斜躺在男

友身上的小辣妹,就在與我四眼相對的那一瞬間,突然淫蕩地舔著下唇,她那對

像是會說話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發出一種既狐媚又狂野的光芒,這種像是刻意要

向我挑戰的眼光,使原本打算回頭睡覺的我,馬上被激出了昂揚的鬥志,我揚眉

注視著他們倆的臉,想看看他們到底要跟我玩什麼把戲。



  小辣妹的臉上浮現一股既曖昧又風騷的笑容,她朝我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之

後,便緩緩掀開蓋在她男友下半身的那件皮大衣,當那根細長而僵硬的肉棒倏地

出現的時候,我的褲襠也立刻澎漲起來,而那小辣妹似乎非常喜歡我臉上所露出

的表情,所以她不但向我淘氣的伸了一下舌頭,還用左手的食指指著她男友那根

濕濡而筆直的胯下之物,等確定我一直在注意她的一舉一動以後,她隨即握住那

根肉棒一口把整個龜頭含了進去!



  她吞吐和吸吮的技巧都非常熟練,只見那滿臉青春痘的瘦小子樂得屁股直往

上挺,同時兩手也使勁把小辣妹的腦袋不斷往下摜壓,看他那副急切的模樣,好

像恨不得能當場把他女友的咽喉幹穿,不過他想玩深喉嚨的企圖並沒有得逞,因

為小辣妹已經把他的左手拉到自己的酥胸上去搓揉。



  那小子把那粒飽滿的肉球從衣服裡面掏出來的時候,竟然還得意地跟我比了

比大拇指,不過這回我就有些不以為然了,因為辰星的雙峰不但比小辣妹更加渾

圓、堅挺,而且至少也要大上兩號,雖然這幾天辰星都穿著高領毛衣,但她高挑

動人的身材和豐乳翹臀的惹火姿態,除非是瞎了眼睛的男人,否則想不對她多看

兩眼恐怕都很難,何況她還是西岸知名大學的研究所之花呢!



  當然小辣妹的身材也有可圈可點之處,她雖然身高不足一百六十公分,但挺

凸的胸部倒也相當引人側目,尤其是昨天在冰天雪地的太浩湖遊玩時,她從頭到

尾就是穿著一件低胸的緊身衣在那邊嬉戲,儘管她的下盤顯得過於粗壯,但青春

的氣息和豔光四射的小臉蛋,使得我在第一天出發之時,便注意到在這個七拼八

湊的旅行團裡,有她這位小尤物的存在。



  比較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昨晚在賭場樓上的西餐廳吃牛排時,我才從她母親

口中知道她只是一位十年級生,這在台灣只等於是高一學生而已,所以在目睹她

大膽而嫻熟的口交技術之際,我不禁對這位才從台灣來美國還不到兩年的小妮子

感到有點吃驚,因為她不但敢玩、並且還非常敢秀。



  假如不是帶著辰星在身邊,我可能會對小辣妹的母親更感興趣,因為那位膚

白肉細、年約四十的媽媽,不但長得比女兒漂亮,身材也更誘人,除了身高及胸

部比辰星略微遜色以外,她的談吐和氣質也盡屬一流,而且她那份隱約透露出來

的風騷韻味,委實讓我看得有些心癢難耐。



  一想到這裡,我的大龜頭已經漲到有點發痛,再加上小辣妹一邊舔屌、一邊

不時沖著我發笑,所以我忍不住開始愛撫著辰星的乳房,即使還隔著兩層衣物,

但那充滿彈性的手感,還是迫使我在幾秒鐘之後便把另一隻手直接伸進了她的衣

服裡面,當我開始用手指頭去輪流逗弄那對逐漸硬挺起來的小奶頭時,一直默不

作聲的辰星終於張開了眼睛,趁著她還沒開口,我立即向她示意轉頭往後去一探

究竟。



  等她轉身看見背後那一幕時,她的俏臉馬上一遍嫣紅,同時還帶點責備之意

的瞋視了我一眼,不過她並未拉開我依舊在蠢動的雙手,所以我一邊繼續享受著

她柔嫩而碩大的雙峰、一邊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ㄚ頭,妳要不要也表演一

下妳品簫的功夫讓他們瞧瞧?」



  「神經病!」辰星輕輕地打了一下我的大腿,然後轉頭看了看我們身旁的座

位,雖然那對老夫妻像是睡死了一般,但辰星還是不放心的說道:「你難道都不

怕別人會看到?」



  其實辰星是個非常開放而淫蕩的人間絕色,只是一般人都會惑於她動輒羞人

答答的外表,總以為她是個清純而乖巧的准電腦科學碩士,如果我不是業已多次

見識過她對性愛的狂熱與放浪,那麼我這兩年多來也就不會對她是既愛又恨,因

為若非是親眼目睹,絕對沒有人會相信像辰星這樣的氣質美女,會是一位人盡可

夫的超級蕩婦!



  有鑑於此,所以辰星雖然不願幫我品簫,但我還是毫不客氣地把兩隻手指頭

放進她嘴裡去讓她吸吮,而她除了舌頭忙碌之外,左手也開始隔著褲襠在幫我按

摩大肉棒,這份舒爽無比的感覺,差點使我呻吟出聲。



  而這時後面那個小子可能發現前方也有好戲在上演,因此他就在我不經意地

望向他們之際,忽然連續朝我比了好幾個想要交換座位的手勢,由於我並不確定

他是想要交換男生還是女生,故而也朝著他和小辣妹指指點點,我的意思是在問

他們到底是誰想要過來?



  辰星也隨即發現我正在跟後座打謎語,所以她立刻輕聲問道:「他們想要幹

什麼?」



  這時我看到小辣妹已經準備站起來,因此我也刻意壓低聲音說道:「小女生

想要跟妳交換位子。」



  我這麼一說,辰星馬上明白我的意思,不過她卻是面有難色的抗議道:「哎

呀!不要啦,那個小鬼長得那麼醜……而且不是才高中生而已?」



  我用力搓捻著她怒凸的小奶頭應道:「女的是唸十年級沒錯,不過那男的應

該已經上大學了,再說妳只是幫他打打槍、吹吹喇叭而已,又不是真的要陪他上

床,帥不帥應該就沒那麼重要了。」



  我只曉得那個小鬼也和小辣妹一樣,都是來自香港的留學生,但其它資料則

一概不知,不過辰星和我都是台灣人,所以我覺得不至於會有後顧之憂,只是我

雖然有意要促成這件事,但就在這個緊要關頭,導遊先生的聲音卻透過麥克風傳

了過來:「大家可以起床了,再過十分鐘我們就會抵達夢幻湖,如果湖面的積雪

沒有溶化的話,那麼各位就可以看見美不勝收的奇景,但是一但下雪或雪正在溶

化,那麼不是入口會被封閉,便是除了濃霧以外什麼都看不到,這樣我們只好繼

續趕路。」



  導遊這一吵,全車四十幾個人全都醒了過來,所以我們想玩的荒唐遊戲也就

被迫停止,不過我看得出來,後面那一對並不想放棄,因為小辣妹還是不斷用媚

眼瞟著我,而青春痘男孩也不時舔著他鬆垮的嘴角,但眼睛卻總是色迷迷地盯著

我的女朋友,不過我最注意的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辰星,因為只要她肯點頭,那

麼一場精彩絕倫的戲碼肯定會在今天之內發生。



  八千英呎高的夢幻湖周邊,氣候果然是瞬息萬變,剛才明明還是豔陽高照的

天氣,但遊覽車越靠近湖泊,天空便愈加昏暗與渾沌,那是因為積雪正在大量溶

解而導致煙霧昇騰的緣故,所以我們什麼美景也看不到,最後就恰如導遊所預告

的,我們只能繼續由內華達州趕路回洛杉磯。



  無聊的路程一直到越過州界以後才結束,由於快要接近午餐時間,導遊好不

容易才在荒涼的山區裡找到一個小鎮,而唯一有賣食物的地方就是麥當勞,所以

不管大家喜不喜歡,車子甫一停妥,大家便立即蜂擁而上,因為除了民以食為天

之外,廁所更是馬上人滿為患,而我在幫辰星買好漢堡和飲料之後,便坐在她身

邊啃著薯條,只是我的眼睛卻一直留意著門外。



  透過玻璃門望出去,我可以看見香港小子正摟著小辣妹在和另一對年輕男女

講話,他們抽著香煙,眼睛也不斷望向我這邊,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談什麼,但

我曉得那小子遲早會走進來找我,因為剛才要下車的時候,走在我背後的他曾經

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大哥,等一下我們找個空檔聊聊。」



  他那句話辰星也有聽到,所以當他終於彈掉煙蒂走進來找我時,辰星既不感

到意外、也沒問我要跟他出去外面幹什麼,她只是繼續喝著飲料,眼光也始終專

注在電視螢幕上,不過我不必猜測也知道,辰星絕對明白香港小子是要和我聊她

的事。



  果不其然,在幫我介紹完那對來自上海的情侶之後,叫安迪的香港小子便開

門見山的告訴我說:「大哥,昨晚我們就是在他們的房間玩交換派對,因為玩到

忘記時間,所以才會讓大家今天早上在車上等那麼久,嘿嘿……其實我們連洗澡

都來不及便趕快衝上車了。」



  原來這是他們遲到的原因,不過儘管他們已經對我交心剖腹,坦白說出不可

告人的秘密,但是基於安全的考量,我還是刻意保持著平淡的語調問道:「所以

呢?」



  安迪賊眼溜溜的看著我說:「所以,大哥如果不嫌棄的話,今天晚上我們想

邀請你和你那位迷人的女伴一起來參加。」



  面對如此直接而露骨的邀請,就算我心裡已早有準備,一時之間也難免會有

所躊躇,因為一來我還不敢確認辰星是否會將這兩個大學生看在眼裡,再者則是

他們兩人的女朋友加起來,總還是比辰星差了一大截,雖然個頭高挑窈窕的上海

姑娘臉蛋長得還可以,但胸圍可就不怎麼出色了,所以在唯恐吃虧的心理作祟之

下,我並沒有立刻回答。



  可能是看出了我猶豫不決的心思,本來就一直凝望著我的上海姑娘,突然踱

到我的面前說道:「大哥,我們不會叫你失望的,老實說,我可是練過芭蕾和瑜

珈的高手喔!」



  這小妞的最後一句話已經讓我的心防又被攻下了一城,誰知道小辣妹這時也

從我右側貼上來嬌嗔道:「哎呀!大哥,難道我們兩個換你一個,你還怕會蝕本

嗎?」



  事實上我就是覺得不划算才會沉吟不語,因為辰星除了身材和容貌都是萬中

選一的極品絕色之外,她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本事,更是足以讓每個男人都寧可當

場玩到精盡人亡,即使當真成為花下之鬼,我想他們也絕對無怨無悔;不過如果

因此而放棄眼前這兩個小淫娃娃也絕非我心所願,所以我在略作盤算以後,故意

面露無奈地攤著雙手說道:「不是的,茱蒂,這種事就算我願意,我女朋友也不

一定會答應呀!」



  小辣妹一聽我叫出她的英文名字,竟然手一伸,便在我的褲襠上愛撫著說:

「大哥呀,那就麻煩你幫大家撮合一下吧!只要你肯多美言幾句,我想那位漂亮

姊姊一定會同意的。」



  儘管我估計事情的成功機率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卻欲

擒故縱的嘆氣道:「唉!這……萬一要是我一開口,我女朋友卻怒而拂袖離去的

話,那……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安迪聽出了我意在言外的暗示,他曉得事情還有商榷的餘地,所以他立刻把

我拉到一旁的桃樹下說道:「我看這樣好了,大哥,我身上還有六百塊現金,我

通通掏出來給你好不好?」



  跟在我們後面的上海強尼也立刻抽出皮夾說道:「我這裡也還有一千美元,

老大,這樣總可以了吧?這已經是我們全部的家當了。」



  儘管大局已定,但我還是想要多享受一點福利,所以我依舊面有難色的搔著

頭皮說道:「不、不,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要的並不是錢……唉!我看這件

事情還是算了……」



  眼看一塊即將到口的美肉就要飛走,安迪急得連臉上的痘子都冒出油光,他

看我好像想要轉身離開的模樣,連忙一把拉住我懇求著說:「等一等,大哥,你

先別走,請你老實的告訴我,要怎麼樣你才肯讓我上你的女朋友?只要不是太離

譜的條件,我一定照單全收!如何?是不是可以讓我們跟她爽一次?」



  強尼一看安迪已經低聲相求,他也馬上湊過來陪著笑臉說道:「老大,我們

實在是哈你馬子哈得要死,拜託你就通融一下,若是能有一親芳澤的機會,事後

我一定再奉上一件至少價值兩千元的禮物。」



  我猜想這傢伙的老爸在上海一定是個貪官污吏,不過凡事總是要見好就收,

所以我也裝作勉為其難地開出了最後一個條件:「好吧,只要你們能叫茱蒂的媽

媽也參加今晚的派對,那我就去和我女朋友說說看,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親自

問一下茱蒂她母親的意願。」



  在聽到我的條件之後,安迪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他便哈哈大笑的說道:「原

來大哥跟我有一樣的癖好,呵呵……這可就簡單了,我想這也正中潔妮絲的下懷

呢!」



  他邊笑邊用力拍著我的肩膀,然後又眉開眼笑的朝著茱蒂嚷道:「寶貝,快

去叫妳媽媽過來,就跟她說我已經跟大哥敲定了。」



  安迪此話一出,我便知道這小子早就大小通吃過了,而且連潔妮絲都知道他

們正在和我進行的勾當。不過事已至此,雖然我心裡有點上了賊船的感覺,但男

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因此我只能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最好別高興的太早,

我女朋友還不一定會答應咧!」



  我話才說完,便看到穿著長筒雪靴的辰星從麥當勞走了出來,她風情無限地

甩了甩及肩的秀髮,當她惹火而曼妙的身影越過幾個老美的面前時,立刻有人在

她背後發出了輕佻的口哨聲,但她只是大方的回眸一笑,然後便步履輕快的朝我

們這邊走了過來。

望著明眸皓齒、風姿綽約的一代尤物正在逐漸接近,安迪馬上又出現了舔嘴

角的動作,而長得比較俊逸的強尼則是既緊張又興奮的搓著雙手問道:「老大,

是你自己要跟她說、還是讓我們來就可以?」



  我還在考慮要怎麼處理才比較妥當,但早一步從我身邊冒出來的潔妮絲已經

對著我笑道:「你女朋友叫什麼名字?她看起來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如果你不

介意的話,何不就讓安迪跟強尼先和她聯絡一下感情?」



  畢竟薑是老的辣,我也不明白茱蒂的母親怎會看得出來辰星是位性愛遊戲的

高手,所以我只是未置可否的不發一語,等到辰星站到我身邊以後,我才摟著她

的柳腰向眾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女朋友凱莉,從台灣來美國唸碩士的。」



  在互相打過招呼以後,連最簡單的寒暄都被潔妮絲給省略掉了,她像是非常

有把握的對著辰星說道:「凱莉,既然大家有緣聚在一起,妳就和安迪跟強尼去

小公園裡散散步、彼此先認識一下,至於妳的男朋友就留給我們三個幫妳照顧好

了。」



  每個人都知道成敗就在此一舉,因為潔妮絲單刀直入的手法不但有點駭人,

而且也太過於赤裸,所以連我都提心吊膽地等待著辰星的反應。在低頭沉默了一

會兒之後,辰星才抬頭看著我問道:「你希望我跟他們去散步嗎?」



  我鬆開摟住她的手臂,同時篤定的說道:「嗯,大家先聊聊天也好。」



  辰星再度靜默了下來,但不過才一眨眼的時間,她便主動朝安迪緩步靠了過

去,而早就等在那裡的安迪不僅喜出望外,而且亢奮到連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

他帶著渾濁的鼻音說道:「走,凱莉,我們到教堂那邊逛逛。」



  當辰星跟在安迪和強尼的背後,迅速地走向二十碼外的小公園時,我也帶領

著潔妮絲母女和上海姑娘伊娃,以大約落後五步的距離緊隨在辰星後面,這樣從

旁人的眼中看來,就好像我們是為了不堪烈陽的曝曬,所以才一群人搶著要躲到

樹蔭下。



  不過儘管大部份的人都還窩在餐廳內,但停車場上仍然有將近二十個人在閒

晃,因此為了給前面的三個人預留活動空間和適當的掩護,我在小公園的內緣便

停下了腳步,因為在小公園和教堂之間只剩下不到十碼範圍的一片矮樹林。



  辰星站在安迪和強尼中間,我無法聽見他們在聊些什麼,但我可以清楚地看

到他們三人的身體越來越靠近,而辰星的螓首也越垂越低,就在那兩個瘦削的大

學生同時抱住她那一刻,她帶著幽怨的眼光越過安迪肩頭,火辣辣的向我望了過

來,我知道這是她業已進入狀況的正常反應。



  而就在我對她回以嘉許的眼神之際,由後面抱住她的強尼忽然來了一個粗魯

的大動作,我只聽到辰星發出一聲嬌弱的嚶嚀,然後她那兩團又大又圓挺的奶球

便完全暴露在冷冽的空氣之中。



  但是強尼並不滿意,他還想把辰星的藍色毛線衣整件脫掉,不過不願就範的

辰星開始掙扎起來,她不斷翻轉著身體說道:「啊,不要!……真的不要啊!強

尼……你幹嘛要把我的上衣全脫光呢?這樣萬一有人走過來我豈不是要完蛋!」



  滿臉淫笑的強尼右手猛搓著辰星的大乳房說道:「被人看見不是更刺激嗎?

何況妳男朋友不就正在看著妳。」



  他邊說還邊朝我邪惡的咧嘴而笑,而這時整顆腦袋一直在辰星胸膛上鑽來動

去的安迪,也發出了嘖嘖稱奇的聲音說道:「喔!好一個又白又嫩的大波霸,我

這輩子從來就沒嚐過這麼棒的大奶子!」



  看情形,辰星那兩粒漂亮的小奶頭都已經被他吸吮過了,不過這時候我自己

也是自顧不暇,因為我硬梆梆的大老二早就被潔妮絲和伊娃聯手掏了出來,她們

倆不但輪流把玩和舔舐,有時候還會搶著要含我的大龜頭,因此為了公平起見,

我只好毫不容情的下達指示:「從潔妮絲開始,每個人一次只能吃十秒鐘就要換

手。」



  等我再把視線拉回辰星身上時,她正在頻頻踮起腳尖,同時也不斷蠕動著身

體漫哼道:「噢……啊……啊……喔……天吶!我快要不行了……嗚……呼……

呼……喔……你們這麼會逗……我怎麼受得了啊?」



  她酣暢淋漓的呻吟和浪叫,就宛如在熱鍋上再潑上一杓汽油,已經快要變成

惡狼的兩個小鬼,立刻更加粗暴地對她上下其手,他們各自伸出一隻魔爪,竟然

同時探入了辰星的牛仔褲裡面,只見兩條手臂在她雪白平順的腹部不停地蠢動,

整得辰星是氣喘吁吁,整個上半身不斷地向後仰去,假如不是她那雙美腿足夠修

長的話,恐怕她不是早就被掀翻在地,否則也會被凌空逗弄到殷殷告饒為止。



  任誰都曉得這時辰星的下體一定早就泛濫成災,但她只是一手扳住強尼的肩

頭、一手環抱著安迪的後頸,除了偶爾媚眼如絲的瞟我一眼以外,她就那樣斜仰

著身軀,任憑兩個大學生一邊探索她的秘穴、一邊盡情吻舐她高聳的乳峰。



  這一幕撩人至極的景像,不但使我僵硬的大龜頭產生悸動,就連我的雙腳也

輕輕的顫抖起來,而辰星彷彿早就料到這個鏡頭會對我產生什麼樣的作用,所以

她又再度用那種總是令我如癡如醉的淒迷眼神,有意無意的朝我頻送秋波,同時

她微張的雙唇還發出了如泣如訴的嗚咽……



  幸好被潔妮絲派駐在五碼外負責把風的茱蒂,這會兒剛好忍耐不住的在抗議

道:「媽咪,再過三分鐘就要上車了,妳都還沒讓人家跟大哥親熱一下。」



  聽到女兒的抱怨,潔妮絲才意猶未盡地站起來對我說道:「好吧,帥哥,那

就等晚上我們再來痛快的玩個夠。」



  如果不是有這次的停頓和換手,我很可能就在辰星的淫態撩撥之下,當場便

會來個棄甲丟兵,但是我雖然沒有一洩如注,不過茱蒂饑渴又貪婪的嘴巴,還是

讓我忍不住連續打了好幾次哆嗦,只是憑著多年的沙場經驗和即時反應的本領,

我馬上便閉緊眼睛,並且屏息了至少有十秒鐘之久,等那股即將決堤的快感被我

強行壓下以後,我才又緩緩的張開眼睛。



  這時候跪在我跟前吹喇叭的人已經換成了伊娃,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的騷模

樣,我不禁慫恿著她說:「把嘴巴張大一點,試看看能不能幫我把整支肉棒都吃

下去。」



  沒想到我這頭才講完,那邊便傳來安迪的聲音說道:「聽到沒有?大哥還不

是一樣喜歡玩深喉嚨。」



  我抬頭望去,剛好和回過頭來的辰星打了個照面,她滿臉春色的向我眨了眨

媚眼,然後便回頭去幫安迪繼續吞吐肉棒,看她那種叩頭如搗蒜的激烈動作,我

判斷她很可能已經讓安迪如願以償。



  但是就在我想瞧個仔細的時候,她卻已放棄安迪,轉而捧著強尼的肉棒在舔

舐,不過她可能為了不想冷落安迪,有時還會用右手去幫他打幾下手槍,只是臉

色越來越興奮的強尼這時忽然雙手猛按著她的腦袋低呼道:「快點!寶貝,只差

一吋就可以整支吞進去了!快!再吃深一點!」



  我不知道辰星到底有沒有用嘴巴把強尼的肉棒征服,因為就在兩個浪女同時

跪在地上,並且和別人的男朋友玩深喉嚨玩得不亦樂乎時,導遊討厭的聲音又傳

了過來:「午餐時間結束了,大家請趕快上車,我們要馬不停蹄的直接殺回洛杉

磯去了。」



  安迪和強尼都有點無奈地收回還在發燙的工具,而辰星則迅速的站起來拉好

衣服,她略微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髮絲,然後才跟在兩個小鬼背後回到我的身邊。

她等潔尼絲率領著那兩對情侶走出小公園以後,才依偎在我懷裡說道:「安迪和

強尼都說有朋友會開車到羅蘭崗的下車地點接他們,你覺得怎麼樣?」



  匆促之間我並沒有聽出玄機,但走了幾步之後,我才猛然醒悟過來,所以我

立刻停下腳步問道:「妳是說……開車來接他們的朋友也要參加?」



  辰星摟著我的臂膀繼續往前走著說:「安迪說他們會完全尊重你的意見,如

果你不願意的話,就沒有那兩個臨時司機的份。」



  我發現辰星那對小奶頭還明顯的硬凸在毛衣之下,因此我比誰都明白,她要

不是對那兩個臨時司機非常期待,就是剛才安迪和強尼把她玩弄得無比興奮,所

以我附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只要妳喜歡,我是不會拒絕的。」



  我的答案一出籠,她水盈盈的媚眼馬上為之一亮,但她雖然芳心竊喜,卻還

是擺出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羞赧模樣嚅諾道:「那……那我等一下上車就通知

他們可以打電話給那兩個朋友了?還有,這件事你先別說,因為潔妮絲她們也都

還不曉得。」



  緊緊地將我春心蕩漾的女友摟住好一會兒之後,我才鼓勵著她說:「儘管放

開來享受吧!ㄚ頭,妳明知道我不會阻止妳的;不過我有點好奇,莫非安迪和強

尼也是這兩天才認識的?」



  她微笑的望著我說:「不然你以為他們認識多久了?後生果然可畏是吧?」

除了點頭認同辰星的說法以外,我又能夠多說什麼?



  我們是最後上車的兩個人,當車子啟動以後,辰星才回頭跟安迪比了個OK

的手勢,全車除了我以外,應該沒有人知道安迪和強尼忙著在打手機要幹什麼,

因為車上電視已經開始在播放卡通電影《功夫熊貓》,逗趣而生動的畫面立即吸

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儘管電視的聲浪並不小,但半個鐘頭以後,我便看到坐在中間地帶的潔妮絲

和強尼及伊娃都已沉沉入睡,而後面的安迪也擁著茱蒂蒙頭大睡,我無法確定他

們是因為昨晚玩得太累了、還是正在養精蓄銳?不過當我自己也閉上眼睛假寐以

後,腦海中翻騰而起的卻是剛才辰星在幫兩個大學生輪流品簫那一幕,也不知道

是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次的交易自己有點吃虧。



  其實能夠一次玩遍兩岸三地的四個蕩婦與淫娃,而且還可以大小通吃,同時

和一對母女盡情快活,我也不該再抱怨什麼了,只是,整個下午我腦海老是會浮

現一座即將崩塌的危橋,而我和辰星正攜手走在上面……



  這時窩在我懷裡睡覺的辰星突然挪動了一下身體,望著她精緻迷人的臉蛋和

曲線玲瓏的嬌軀,我忽然感到有些不捨與心疼,因為只要一想到今晚她將面對五

根熱騰騰的肉棒,我其實也不免會為她擔心,儘管這並不是辰星的第一次雜交,

但我就老是有種預感,我總覺得她這次會被姦淫得異常激烈!



  這份不安的感覺一直都沒有消失,就算車窗外已是滿天彩霞,車子也即將進

入洛杉磯市區,但我狐疑的心情仍並未放鬆下來。就在遊覽車陷入下班的車潮當

中而逐漸減緩速度時,安迪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睡眼惺忪的抓起話機問道:

「哈囉,是誰找我?」



  我聽不清楚電話裡的人在說什麼,但安迪隨後便又接著說道:「你們總共有

幾個人?……六個……好,沒關係,你們一起過來好了……不是到羅蘭崗……我

是訂在哈崗那家紅色招牌的汽車旅館……對,對,就是那家……你們現在就先過

去……最好能住進526的隔壁或對面……放心,剩下的我會搞定,你們儘管先

過去等著就是。」



  安迪咕噥著收線以後,立刻又閉上眼睛,他並沒有注意到我一直豎著耳朵在

傾聽他的每一句話,因為電視上的歌唱節目太吵,他可能以為沒有人會聽到他講

話的聲音,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他的一字一句我都正在仔細地回憶和推敲,雖然

輪廓並不清晰,但『現在就先過去』那一句卻讓我掌握到了重點,無可置疑的,

安迪正在安排待會兒要與一群人見面,而且今晚的派對很可能就是要在『哈崗那

家紅色招牌的汽車旅館』裡面舉辦,所以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立即從我心底油然而

生。



  就在我苦思對策,甚至考慮要馬上打退堂鼓的時候,辰星忽然輕撫著我的手

背仰頭說道:「你在想什麼?我們是不是快到羅蘭崗了?」



  她這一說,我便立刻明白她要不是根本沒有睡著,就是早就清醒了過來,否

則她不會知道車子已經進入市區,而且就快抵達羅蘭崗。換句換說,她不但聽到

了安迪講電話的內容,同時也應該知道有一場陰謀正在偷偷地展開,儘管無法斷

定那群不速之客的真正目標和目的是什麼,但辰星難道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嗎?



  我凝視著她清澈的眼睛,心裡更加確定她跟我一樣,一直都只是在閉目養神

而已,所以我試探著問道:「要是安迪不止找一個朋友來參加晚上的派對呢?妳

是不是會重新考慮要不要答應他?」



  辰星將她的俏臉貼在我的胸膛上磨蹭著說:「重新考慮什麼?安迪有跟你說

他還有朋友要來參加嗎?」



  聽見這樣的回答我已經明白她的意向,但我還是不肯放棄的再次說道:「我

是說如果……」



  她抬頭看著我的眼睛說:「你看你,中午才叫人家要放開來享受,怎麼現在

突然變得莫名其妙還婆婆媽媽的?」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以後,才將眼睛轉向窗外已經迅速幽暗下來的天空說:

「對,只要妳喜歡就好,我是不會阻止妳的。」



  辰星的臉蛋依然貼在我的胸膛上,她只是抓著我的手背並沒再說話,而我也

安靜的望著夜空,但是在我沉默的外表下,內心的思潮卻正如滾滾洪濤在激烈的

奔騰與翻滾,因為我明白辰星已經準備好要大肆地放縱一番。她似乎早就知道今

晚等著要讓她品嚐的,並不止是五根滾燙的大香腸,而且從她漂亮而彎曲的長睫

毛望下去,她那雙若有所思的眼眸裡似乎還充滿了期待!



  現在我擔心的已經不止是安迪的朋友,因為我突然想到,假如強尼也早就知

情的話,那他是否也已呼朋引伴在等著我迷人的女朋友?



  導遊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他懶洋洋的說道:「在羅蘭崗要下車的十八位朋

友請準備,車子再五分鐘就要到站,請大家不要忘了隨身的行李。」



  有不少人開始站起來在整理東西,就在這時,強尼的手機也大聲響了起來,

由於人聲吵雜,再加上電視還沒關掉,所以他不得不提高音量大吼著說:「怎麼

樣?……好,沒問題,那兩個印度阿三也讓他們來參加好了……彼得找了幾個?

嗯……可能不止兩台車……可以……你們先到哈崗集合比較妥當……就這樣,不

見不散。」



  真相已經逐漸明朗,但辰星卻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若不是我對她知之

甚深,我絕對會認為她還完全被蒙在鼓裡,所以才會毫無警覺又懵然不知。然而

就在車子剛剛停好的那一瞬間,她一站起來便對安迪說道:「你的朋友不會遲到

吧?」



  安迪點著頭說:「放心!我的朋友每個都很準時。」



  就是安迪這一句話,立刻使我的心情整個盪到谷底,因為這不但證明了辰星

早就心知肚明,並且還表現得有點迫不及待。



  當人龍開始朝車門方向移動時,安迪立即緊貼在辰星背後,他毫不避忌地當

著我的面把手伸進辰星的衣服裡面去亂摸,在狠狠地搓揉了幾下以後,他才把那

隻手抽出來對我說道:「感覺真棒!」



  我沒理會獐頭鼠目的安迪,在茱蒂先讓我站上通道以後,我心中唯一掛念的

就是──辰星究竟知不知道在哈崗那家汽車旅館裡,總共有多少男人正在摩拳擦

掌等著要將她生吞活剝?



  隨著緩慢邁進的腳步,我的心情也愈來愈沉重,但是當我無意間瞥見辰星在

與還沒離開座位的強尼在悄悄勾著手指頭的時候,一股古怪而充滿犯罪慾望的念

頭倏地從我心底猛竄而出,我頓時不再擔憂、也不再沮喪,因為我忽然渴盼能夠

趕快看到辰星被滿屋子男人集體凌辱的殘酷景象,我一向就最愛欣賞她被別的男

人幹到神色迷離、眼神渙散的淫靡模樣,而這次我相信在安迪和強尼的帶領和調

教之下,他們一定會讓辰星表現的更加無恥、也更加放蕩!

[全篇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