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聖咒降魔錄



? ?? ?第一章



我,諸葛諫,是一名穿越者,在原本的世界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過著和

大部分大學生相差無幾的無聊大學生涯,在一次和室友一起參加的登山活動中,

因為誤觸了上古封印,被傳送到了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擁有著與我原本世界相差無幾的科技水平,但是這個世界的科技並

不完全建立在單純的科學基礎上,這是一個神道魔法與科技並存的世界,在穿越

過來後,昏迷中的我被一個惡魔退治組織在城外的荒野中撿到,因為發現我身體

內存在特殊的退魔體質,因此我被招募成為一名見習退魔師。



在這個妖獸橫行的世界里,退魔師並不是一個非常稀有的職業,退魔師的工

作就是驅逐隱藏在人類社會中的惡魔。在這個世界中,擁有一種被稱為惡魔的特

殊生物,他們擁有遠超人類的身體素質,他們習慣幻化成人型隱藏在人群之中,

他們擅長誘惑人類,勾引人類墮落,或許比起用「他們」這個,或許用「她們」

更加準確。因為這個世界的惡魔全部只有女性,這個世上沒有男性惡魔的存在。

雖然這些惡魔擁有與人類相異的內在結構,而且一部分惡魔的軀體相比人類來更

加接近動物、昆蟲或植物,但是她們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她們擁有

類似人類女性的性器構造,而且,因為人類的精氣是她們主要的食物來源,所以

為了更有效率的榨取精氣她們遠比人類女性的更優秀的性器,雖然大體構造與人

類女性相似,但是身體素質和肌肉力量這些肉穴對人類男性有著無與倫比的致命

吸引力,很多被吸幹精氣而死的男性,至死都沈迷其中。甚至還有一些自殺者會

主動召喚惡魔降臨,讓其吸收精氣,在極度的快感中死去,而因為沈迷於與惡魔

交媾最終墮落成惡魔的僕從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



因此為了退治惡魔而誕生的職業就是我們退魔師。



今天是我剛成為退魔師的第三個月,也是我第一次獨自執行退治惡魔的任務。

這次的委托人是一家大企業的社長夫人,她懷疑自己的丈夫受到了惡魔的誘惑。

據她說近半年以來,她丈夫經常無故消失,消失的幾天內音訊全無,在幾天後又

毫無征兆的突然出現,而且回來後對自己的行蹤也毫不透露。這半年以來,夫妻

之間的原本還算和諧的夫妻感情徹底消失,丈夫開始對她不聞不問,對孩子的狀

況也是漠不關心,原本溫馨的家庭如今充斥著陰暗冷漠,而且他開始排斥發生親

密接觸,甚至在碰觸他的身體後表現出明顯厭惡感,這一切的狀況都和被惡魔誘

惑後的癥狀非常相似,因此她請人委托我們組織的退魔師,調查清楚狀況,退治

惡魔,救回她的丈夫。



在被朱先生進行三個月的地獄式訓練後,我已經初步擁有退治低級惡魔的能

力,經過我所在的退魔師組織的調查,這次目標很大可能是一個低級惡魔,所以

退治這個惡魔就是我作為見習退魔師第一個將要獨自完成的任務。



??在社長夫人提供的情報中,這段時間他的丈夫行徑變得更加異常,從原本的

無故消失變成現在的長期不歸,公司的職員告訴她她的丈夫每天都把自己獨自鎖

在社長室內,除午餐晚餐由專人送至辦公室外,沒有任何人被允許進入辦公室內,

而且即使到了夜晚社長室內也沒有任何燈光,還經常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從社長室

中傳出,公司的董事怕社長精神異常的消息被媒體得知傳影響公司業績,因此對

消息也是嚴密封鎖,沒有董事會所有董事的一致同意,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入社長

室內。



而我今晚的任務就是潛入社長室探明狀況,對發現的惡魔進行退治。摸摸背

上的背包,里面裝著身為退魔師的所有裝備,我從中抽出一張紙符,用中指和食

指將其夾在指尖,然後催動靈力,在空中繪出一個金色的花紋,花紋化作一道金

色的光芒融入紙符之中,紙符表面亮起的微微瑩光表示符咒已被激發。這是一張

低階隱形符,這種符的主要用途是消除是施術人的氣息,包括身形,聲音,氣味

不被普通人和低級惡魔感知,算是退魔師最常使用的一種咒符,雖然是等級較低

,而且對同樣擁有靈力的人和高等惡魔沒什麽效果,但是用來應對普通人和一些

低級惡魔或者潛入一些安全等級不高的普通設施還有著非常便利的作用,而且因

為制符材料也比較容易獲得,制符難度也不高,所以像我這樣的新手退魔師也可

以很容易的制作出來。



? ? 但是我手上持有的隱身符並非自己所制,這是由我的導師的身為高級符咒師

的朱先生親手所制,不但比普通制符師繪制的持續時間更長而且效果也更加強大。



? ? 因為隱形符的效果,當我潛入大樓後里面的安保人員完全沒有察覺我的蹤跡,

跟隨一名巡邏的安保人員到達三十八層,而再往上一層就是頂層,社長室的所在。

因為公司董事會的命令,所以大樓內的安保人員並未允許進入頂層,而且通往頂

層的電梯也安全的安全識別器,只有使用識別卡才能開啟通往社長室的電梯,而

識別卡被分開保存在董事會的幾名董事手中。我從背包中抽出一根一公分粗五公

分長的金屬細棒,銀白色的棒身上篆刻著幾個古樸的金色篆字,我將細棒靠向電

梯的安全卡識別器上,「叮」的一聲後,識別器識別通過,電梯門打開,上行的

電梯將我帶至最高的第三十九層。



整個頂層只有一個房間,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社長室的所在。電梯直達社長

室門前。漆黑的樓道中沒有絲毫光亮,只有窗外冰冷的月色帶來一絲微弱的光線,

借著月色我看到社長室的大門,奢華厚重的木質大門上鑲著銅制的門把,門中隱

約傳來男人粗重的喘息。我捏緊指中的符咒,輕輕轉動把手,大門並未上鎖,我

捏緊指尖的紙符輕輕推開大門。



「看來,我們今天來了一位新客人。」黑暗中傳來一道妖魅的女聲。



「大哥哥,我好餓哦,可以讓我吃掉你嗎?」又一道稚嫩的女聲從身後傳來。



??我下意識的向右疾閃,袖中的袖箭脫手向後激射。袖箭射進墻壁的聲音讓我

意識到並未得手。



? ?「大哥哥,讓我吃掉你吧。不會很痛苦,我會盡力讓哥哥舒服點的」稚嫩的

女聲直接在我耳邊響起,女童稚嫩的嗓音中夾雜著一絲局促,輕柔的語氣讓我覺

得仿佛是位鄰家女孩正在親昵的向我撒嬌,但是話語的內容中卻充斥著恐怖的意

味。我足部施力,急向後躍開,一道銳器破空聲劃過我之前所站的位置。



「大哥哥,請不要躲開,那個,如果你躲開的話,我就沒辦法準確切掉你的

四肢呢」稚嫩的童聲隨著細碎的腳步迅速向我靠近。語氣依然輕柔,但是話語中

的內容卻讓我更加毛骨悚然。



不知何時整個樓層變得漆黑一片,窗外原本存在的一絲月光徹底消失,漆黑

的空間內,我看到不任何東西,根本無從分辨對方的位置,更無法進行任何反擊。



? ?心中湧起巨大的恐懼。



從戰鬥的狀況看,我現在面對的恐怕根本不是什麽低級惡魔。在惡魔中作為最

低等的存在的低級惡魔,不可能擁有這麽強大的戰鬥能力,身為低級惡魔的她們只能

依靠催眠魅惑來俘獲人類獲取他們的精氣,正面的戰鬥遠非她們所長。指間這張由

朱先生親手所繪的隱形符,還可以徹底屏蔽低級惡魔的感知,對大部分初級惡魔和

部分中級惡魔也有效果。但是戰鬥至今,在符咒效果依然激發的狀態下,對方對我

的存在了如指掌,隱形符對她們沒有產生任何效果。



? ?這只有一個可能,我面前的存在的根本不是什麽低級惡魔,而是一只中級上階

甚至可能是那之上的更高階的存在。這樣的存在根本不是現在的我這樣一名新手退

魔師所能抗衡,如果越級面對初級惡魔我還能依靠背包內的裝備獲得一絲逃脫機會,

那麽面對中級惡魔我就只剩下死亡這一條歸宿,而且如果不幸被惡魔侵蝕捕獲甚至

會變成連死亡都不被允許永久受到折磨的悲慘結局。



「大哥哥,不要再逃跑了,讓我吃掉你吧。」稚嫩的聲音快速靠近。



雖然經過訓練,但是巨大的恐懼仍然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死亡帶來的壓力讓

我的動作開始變得遲緩。



在黑暗中我轉身向後逃去,細碎的腳步聲緊跟而來,在匆忙的奔逃中我忽然踩中一物,

身體的重心不受控制向後傾倒,然後重重得摔倒在地。倒地時的巨大沖擊讓我全身

劇痛,細碎的腳步聲已逼至身後。



? ?「大哥哥,我抓到你了。」隨著稚嫩的童音,銳器破空聲撲面而至。

? ?

? ? 絕望中,我緊閉雙目等待死亡的降臨。在這萬念俱灰之時一段記憶突然閃

過腦海,那是一個篆字,一個古樸奇特而且非常繁複的一個字,我剛參加訓練的

時朱先生將它刻在我右掌之中,並要求我每天用靈力進行溫養。從那以後的三個

月我按照他的要求每天不斷使用靈力溫養手中的篆字。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無法抗衡的存在就劃破掌心,或許能給你爭取一線生

機」朱先生的話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用指甲用力劃破右手掌心,刺目的金光從手掌中迸發而出,一個的卍字自

掌中浮現,金色的卍字旋轉著飛至我的頭頂化成一道明亮的光罩籠罩在四周,四周

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卻。消失不見的的月光再次從窗外射入,這時我才第一次看清面

前敵人的樣子。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體態嬌小的可愛女孩,看上去十歲上下,一

米左右的身高配上精致無暇的可愛小臉讓人忍不住心生起憐愛之意,白色的短袖T

桖和淡藍色的運動短褲充滿著活力。但是左手手肘處暗紅色的焦痕,和右手緊握的

巨大的菜刀讓這個純凈無暇的少女周身充斥著恐怖的味道。



「大哥哥,璐璐很痛哦,你弄疼璐璐了,哥哥是個壞孩子,媽媽說壞孩子都

要被大灰狼吃掉。」面前貌似柔弱的可愛女童將右手的菜刀高高舉起,落下的屠

刀與光罩之間迸發出尖銳的金鐵的交擊聲。一刀未能建功,右手高舉,再次劈下,

小女孩帶著恬靜可愛的表情連續劈砍著面前的光罩,卍字光罩在連續的劈砍中迅

速暗淡。



「啪」在承受了幾十次劈砍後光罩上裂出了一道裂紋。



「大哥哥是壞孩子,壞孩子要被大灰狼吃掉。」小女孩看著裂紋露出開心的

笑容然後更加用力地砍劈著光罩,裂紋在劈砍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擴散。再

次承受了幾十刀後,光罩再也無法維持化作金色的碎片四散崩解。



「大哥哥,我抓到你了。」少女微笑著揮舞著巨大的刀刃向我脖子劃來。咒

印施放後的靈力衰竭讓我疲憊不堪,面對揮面而來的菜刀我已經無法再做任何應對。



「鐺!」在我已經對死亡做好覺悟的時候,一把青灰色的厚重青銅長劍擋住了

劈向我的刀鋒,單手持劍的高大男人微微揮舞長劍就將面前的女孩撞開,女孩在空

中短暫飛行後重重摔落在地,落地時的強烈沖擊讓她再也握持不住手中的菜刀,鋒

利的菜刀脫手飛出落在一旁。



「看來今晚可以釣到了一個大獵物」持劍男人並未註意倒地的女孩,擡頭看

向前方的黑暗。



「到底誰是獵人,誰又是獵物,可不一定哦」一個身材高挑的女性從黑暗中

緩緩走出,絕美面龐搭配著一身黑色窄裙套裝,一對過分巨大又堅挺的肉彈讓人

無法移開視線,白色襯衣無法包住的巨大乳肉,從領口處擠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纖細有力的腰部和被黑色的窄裙包裹住渾圓臀部讓她更加充滿女性成熟魅力,只

有雙眼中的赤色瞳色訴說著她與眾不同的惡魔身份。



「真是一個愉快的夜晚,剛玩壞一個又來了兩個,今天是我的幸運日呢」女

人妖媚的雙眼從我臉上掃過,只是四目相接,我就感到一股燥熱從心底深處竄出,

下面的陽物也開始不安分的蠢蠢欲動。



「真是一個有精力的小家夥,姐姐會把你榨得幹幹凈凈」如絲魅眼中仿佛蘊

藏著無窮情欲,小巧的香舌舔舐著鮮紅的雙唇,讓人忍不住想象把陽物插入其中

會是怎樣的感覺。



「而你,又會帶給我是什麽樣的快樂呢」女人將目光投向持劍男子身上。高

大魁梧的身軀,古銅色強壯的肌肉,還有下身無法遮掩住的巨大凸起都讓她食欲

大增,下身開始溢出的淫汁把絲襪濡出一片水漬。



「放心,等我抓到你我會讓你感受到的」男子話音未落,長劍疾揮。隨著長

劍揮出,一道青灰色的風刃從劍刃上發出向著女人疾射而去。



「只是區區食物不要太得意了!」面對疾飛而至的風刃,一道暗紅色的五芒

星形成赤紅色護壁擋在風刃之前。但是護璧未能絲毫阻攔就被情色的風刃一分為

二,風刃繼續去勢不止得斬向目標。女惡魔在風刃的直擊下撞向身後的墻璧。



? ? 高階惡魔可以把皮膚變得比鋼鐵更加堅硬,但是墻壁上的巨大裂縫和女人小

腹處深可見骨的傷口都在訴說剛才的一擊蘊含著多麽恐怖的力量。



「怎麽可能,區區煉氣士怎麽可能有這麽強大的力量」女惡魔掙紮著想要起

身。



? ? 男子連揮四劍,四道更加巨大的風刃脫劍飛出。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後,女惡魔的四肢被齊根切斷。穿著

絲襪的美腿和潔白纖細的手臂散落在地。斷肢的劇痛讓女惡魔不可抑制的慘叫出

聲,即使擁有近乎無限的再生能力,但是惡魔依然擁有與人類類似的感覺系統,

四肢被斬斷的巨大痛楚,讓原本絕美的面容在痛苦中變得猙獰扭曲。失去支撐的

軀體撲倒在血泊之中。



? ???持劍男子走到女惡魔面前,抓著頭發將惡魔沒有手腳的軀體拎起。



「我詛咒你,人類,我詛咒你!!!!!!」女惡魔在淒厲的吼叫中開始施

放魔法,額頭中心處出現一個血紅色的五芒星印記,巨大而汙穢的魔力在印記開

始凝聚處,如有實質的龐大的魔力形成一個巨型的魔力旋渦。



? ? 「想自爆?」男子看著四周聚集的魔力,舞動長劍在空中繪出一個古樸的花

紋。花紋變成一個金色的篆字烙印在女惡魔的額頭,原本快要爆發的汙穢魔力在

瞬間被驅散消失。施法中的女惡魔突然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凝聚魔力。



其實惡魔並不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生物,在這個世界存在的只是他們創造的

投影分身,他們將靈魂依附在投影上侵入這個世界,普通的人類只能摧毀他們的

投影將他們進行放逐,但是惡魔的靈魂並不會因此而消失,她們會回到魔界再次

凝聚力量等待時機再次侵入這個世界。



女惡魔的自爆就是想要引爆投影分身中的魔力,讓自己的靈魂能夠逃回魔界。

但是因為男人的封印,不但無法y引爆魔力,靈魂更被束縛在投影之中,這個狀況

比摧毀投影更讓她們恐懼。



惡魔的所有行動都是必須依靠魔力維持,魔力被封印不僅讓她無法使出任何

魔法,而且因為缺少魔力四肢也無法進行再生,斷肢處的創口讓她時刻處於無比

的劇痛之中,殘留的魔力也開始隨著四肢斷口處魔血的流出的開始消散,女惡魔

使用僅存殘存的魔力封閉了四肢的創口。封閉後的創口變得光滑平整,仿佛創口

處天生就沒有肢體。



對視後我內心的燥熱一直無法消失,而且還在變得愈發強烈,一個瘋狂的聲

音不斷命令我攻擊面前的男子。那股燥熱的氣息在不斷壯大後,開始化為實質向

著丹田處凝聚,一股強烈的欲念開始充斥著我的內心,並且開始吞噬我的意誌。

思維開始變得混亂,就在我覺得快要控制不住時,凝聚在丹田的燥熱開始繼續向

下移動,慢慢匯集到最下方的陽物之上。灼熱的氣息讓陽物開始充血腫漲,越來

越多氣息的匯集讓陽物變得愈發漲大,在氣息的刺激下陽物表面開始變得瘙癢難

忍,我極度渴望揉搓自己的陽物,但是在男子面前我只能極力抑制自己的沖動。



持劍男子註意到我的異狀,饒有興致得看著面前劇烈顫抖的我。



「沒想到被魔力侵蝕後居然沒有失去理智,還能將魔力聚集起來,而且你之

前使出的咒印也很有熟悉的味道。小子,我問你,朱長生是你什麽人。」



在這里聽到朱先生的名字讓我微感錯愕,但是莫名的信任感讓我決定照實回答

「朱先生是我的導師。」



「哈哈哈,沒想到那個老混蛋居然還願意再收徒弟。小子。你剛才雖然將侵蝕

身體的魔力匯集到一起抑制了侵蝕,但是匯集的魔力量已經超過你身體負荷的極限,

如果再不將魔力宣泄出來,你就會血流逆行,魔力攻心而死。」

「既然你是老混蛋的徒弟,那我就救你一次,不要覺得自己動手就可以讓魔

力宣泄出來,只有惡魔主動引導或者主動吸收才有可能將人類體內的魔力導出」

? ?「將那小子體內的魔力吸出來,我就放你一馬。」男子用長劍拍了拍女惡魔的臉

部,女惡魔擡起美艷的臉龐看了看男子,微微點頭表示答應。



男子將沒有四肢的軀體甩向我身旁然後徑直離開。



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的樓道中,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性坐在地上,一個沒有四

肢的絕色美女躺倒在他身旁,一場淫亂的盛宴即將開始。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