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綠頭巾01-11



(一)



人生是個詭局,任何精打細算,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萬變



二十三歲的楊偉一直感覺他的生活如一灘死水,缺乏變數,沒有細節。



所以,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天,他就做出了一個重大的人生決定:去醫院捐

精。不為錢,只為了尋找一份刺激,為乏味的人生添一絲生動的顏色。



在因為匪夷所思的動機而做出這個匪夷所思的決定時,他不會想到,就是因

為他這個一時頭腦發熱的荒唐決定,將他未來的生活帶入了一個不可預知的詭局

:香艷、錯亂、荒謬、悖德,讓他的人生充滿了快意與刺激,新鮮和肉慾。



深南是一座快節奏的移民城市,人情淡漠。



楊偉不喜歡這座城市,但還是來到了這裡。他感覺自己的一切都充滿悖論,

而他也樂於用自己的一時衝動,為他的人生悖論再添幾分荒唐論據。



他是傣族人,老家在西雙版納一個極其偏僻的小山溝裡,父母都是農民,家

世背景極其簡單。在這樣一個拼爹的年代裡,有爹但卻拼不起的楊偉,只能孤身

一人到深南拼自個兒,希望能在很多年後,開著香車,帶著美人,回老家光宗耀

祖。



楊偉的工作還沒有著落,但他並不著急。他的身上還有一些錢,是在畢業時

他的校花女友蕭月硬塞給他的。



蕭月是楊偉大學同學,學的是表演藝術,被稱為「史上最漂亮的交大之花」,

被楊偉不慎採擷後,全校震動,認為好好一枝花被豬拱了。



說她被豬拱,不是因為楊偉不帥,而是因為楊偉太窮。楊偉其實是個帥哥,

一米八的個頭,性格陽光、體魄健美。但在這三觀錯亂的年代裡,美女傍款爺已

成思維定勢,跟了窮光蛋帥哥,只能算是被豬拱。



蕭月的家境也很一般,父親是個醫生,母親是個教師,在福建一個縣級市裡

住著九十多平米的房子,算得上是標準的城市中產階級,不富裕也不困窘。



畢業後,蕭月拗不過家裡,先回了老家,因為她爸爸已經在他們那裡的電視

台為她謀了一份差事。她對楊偉說要先去報到敷衍幾個月,然後再找個理由辭職

到深南陪他。



楊偉堅信蕭月一定會履行她的諾言,會來深南陪他。



來到深南後,楊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醫院去捐精。



在經過了極其複雜繁瑣的體檢過程後,楊偉把厚厚一摞檢查單遞給了一個女

醫生。



女醫生是個三十多歲的美艷少婦,身材氣質都極好。



她翻看了下檢查單,又看了眼楊偉,笑道:「沒有問題,小夥子長得也不錯,

肯定能提供很優秀的精子。」說著,有些曖昧地沖楊偉笑了笑,站起身遞給他一

張名片,說:「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取精室。我叫韓曉楓,這是我的名片,以後

你要捐精可以直接聯繫我。」



楊偉覺得「韓醫生」三個字太職業化,跟美女醫生的氣質不相稱,想了想,

喊了聲「韓姐」。



韓曉楓曖昧地看了楊偉一眼,笑道:「小夥兒人帥嘴甜,一定騙了不少女孩

子吧?」



楊偉嬉皮笑臉地說「不多,也就百八十個」,逗得韓曉楓格格直笑,嫵媚地

白了他一眼,說:「你可真不是個好孩子,嘴巴太油。」



楊偉巴巴地跟在美女醫生韓曉楓身後,看著她包裹在白大褂下,隨著走動而

不斷扭動著的豐腴屁股,小腹升起一股熱意,忍不住就想上去摸一把。但這裡畢

竟是醫院,他還沒那個膽子當眾耍流氓,只好咬牙忍了。



取精室不大,牆上掛著幾幅裸體美女寫真,還掛著一個液晶電視。一張床放

在電視對面,粉紅色的紗帳和床單看上去有些曖昧。床頭櫃上還放著一個玻璃瓶。



韓曉楓站在床前,微笑著告訴楊偉可以通過手或者器械取精,器械就在床頭

櫃裡;說如果覺得刺激不夠,還可以打開電視看激情片;又告訴楊偉說床頭櫃上

的那個玻璃小瓶是用來裝射出的精液的,不能用手擦內壁免得汙染;射精的時候

要盡量把所有精液都射進玻璃瓶裡;還囑咐楊偉說,如果用手取精,需要戴上一

次性手套;末了又說了句:「還有什麼不懂的,現在可以問我。」



楊偉見韓曉楓性感迷人,忍不住起了調戲的心思,笑道:「我第一次做這種

事,什麼都不懂。你先告訴我,怎樣用手取精?」



韓曉楓曖昧地看了楊偉一眼,笑道:「真不懂?」



楊偉笑道:「我從小就是好孩子,五講四美三熱愛,只知道好好學習、天天

向上,長大了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說的這些都太專業,我真是一竅不通。」



韓曉楓狠狠白了楊偉一眼,道:「好,既然你不懂,那就讓姐姐來教你:把

褲子脫了,露出男根來。」說著,自己先動手脫掉白大褂,露出裡面穿著的粉紅

色吊帶緊身短裙。短裙裙擺極短,剛好能包住屁股。她的雙腿筆直修長,穿著肉

色長筒絲襪的腳上,蹬著一雙很亮的黑色高跟亮光皮鞋。



脫掉白大褂後,韓曉楓又打開了液晶電視,電視裡正在播放激烈的島國愛情

動作片,一男一女正在裸體捉對廝殺,呻吟叫床聲不絕於耳。



看著性感迷人的女醫生,楊偉的下身頓時有了反應。他三下五除二褪掉褲子

坐到床上,露出了雄偉碩大的男根,足有二十厘米長,直挺挺、硬邦邦地翹著,

猙獰的龍頭頂在小腹上,一跳一跳的。



韓曉楓看著楊偉勃起的男根有些臉紅,笑道:「看不出,你還這麼有料。」

說著彎下腰,也不戴手套,就用自己柔軟纖細的手,握住了楊偉堅挺的男根,一

只手上下套弄,另一隻手則輕輕地撫摸著楊偉的陰囊。



楊偉被韓曉楓套弄得極其舒服,忍不住呻吟出聲,把手放到了韓曉楓的大腿

上,隔著肉色絲襪輕輕撫摸。



韓曉楓並沒阻止楊偉的輕薄,反而用撫摸楊偉陰囊的手,輕輕去按壓他的龍

頭,結果舒服得楊偉一聲呻吟,直接把手從韓曉楓短裙下伸了進去,一把抱住了

她的屁股。



楊偉的手在韓曉楓的屁股上遊走揉弄著,開始以為她沒穿內褲,結果後來又

摸到了一條帶子,才知道韓曉楓穿的是丁字褲,心裡一陣肉緊,居然用手把韓曉

楓的裙擺完全撩了起來,露出了她穿著丁字褲近乎赤裸的下體。韓曉楓紅著臉嬌

嗔了一句「討厭」,還是沒去阻止楊偉的流氓行為,只是極富技巧地套弄著楊偉

的男根。



楊偉得到韓曉楓的縱容默許,膽子越來越大,一雙不規矩的手在韓曉楓光滑

細膩的屁股上到處遊走,最後居然摸到了她的私處。



韓曉楓的私處一片濕潤泥濘。



就在楊偉想把手指插進她的身體的時候,韓曉楓卻死死地絞緊了雙腿,把他

的手夾在腿間,紅著臉喘息著搖頭道:「不要。」



楊偉問:「為什麼?」



韓曉楓咬著唇不說話,只是更緊地夾住了雙腿。



楊偉無奈,只好從韓曉楓雙腿間抽出手來,繼續撫摸韓曉楓的大腿和屁股。



韓曉楓見他退讓,鬆了口氣,道:「這才是好孩子。快要忍不住射精的時候

提前說,姐姐要用玻璃瓶給你接住精液。」



楊偉這時已經快要達到高潮,但他還是強忍住射精的衝動,道:「好姐姐,

讓我看看你的奶子行不行?」



韓曉楓猶豫了一下,半晌才道:「好吧。不過,今天的事要保密,不能說出

去,知道嗎?我幫你手淫射精,這還算是職責範圍內,其他的傳出去我的飯碗就

砸了,名聲也毀了。」



楊偉趕緊賭咒發誓說哪怕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也堅決不說,這才逗得韓曉楓

莞爾一笑,道:「你就是貧嘴」。說著,從肩膀上褪下吊帶,露出了一雙堅挺飽

滿的乳房。她沒有戴乳罩,只用兩片乳貼遮住了乳頭。楊偉看到美女醫生的一對

奶子,心裡更是激動,伸手揭掉了韓曉楓一隻乳房上的乳貼,張嘴親了上去,含

住了她的乳頭,使勁兒吮咂。



韓曉楓遭到突然襲擊,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但還是很盡職地幫楊偉套弄著男

根,並沒有只顧自己享受而怠忽職守。



就在這時,楊偉已經登上頂峰,語無倫次地道:「韓姐,韓姐我要射了……」



韓曉楓急忙鬆開楊偉的男根去取玻璃瓶,不料已經晚了,乳白色的黏稠液體

從楊偉男根龍頭處噴薄而出,幾乎全部射在了韓曉楓的大腿和絲襪上。



由於韓曉楓的短裙被楊偉掀到了腰間,甚至還有一絲精液射在了韓曉楓露在

丁字褲外的私毛上,盈盈欲滴。



韓曉楓狠狠地白了楊偉一眼,嬌嗔道:「白忙活了,一滴沒保存下來。」一

邊說,一邊從床頭櫃裡取出手紙,去擦大腿和絲襪上的精液。



楊偉嘿嘿訕笑著伸手去抹韓曉楓私毛上的精液,不料卻碰到了她濕潤滑膩的

私處。



楊偉促狹地用手輕輕按了一下,結果韓曉楓猛地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渾

身顫抖著將楊偉攬在懷裡,使勁兒將楊偉的頭壓在她飽滿堅挺的乳房上,語無倫

次地說:「快,快親姐姐奶子,姐姐要高潮了。」



楊偉毫不遲疑地叼住了韓曉楓粉嫩嬌小的乳頭,含進嘴裡使勁兒吮咂,又用

手再次輕揉起韓曉楓的私處。



不到一分鐘,韓曉楓就發出一聲悶哼,渾身顫抖著達到了高潮。



高潮退去後,韓曉楓紅著臉白了楊偉一眼,低聲說:「今天的事不準告訴別

人,否則姐姐永遠不理你。」



楊偉趕緊賭咒發誓。



韓曉楓笑道:「我不信男人發誓的,你巧舌如簧說再多也沒用,還是用實際

行動來向黨和人民交一份滿意答卷吧。今天我違規操作,還沒取得你的精液。所

以,一個禮拜後你還要來一次,除非你想讓姐姐下崗丟飯碗。」



楊偉趕緊道:「哪裡哪裡,我一定來,向毛爺爺保證。」



韓曉楓道:「你住哪裡?聯繫方式再給我個,我懶得去那些單子裡翻找。」



楊偉急忙把自己的手機號寫給韓曉楓,笑道:「今天是我第一天來深南,還

沒找地兒住下就迫不及待來學雷鋒,自己都不知道會住哪兒。」



韓曉楓笑厙:「你可真會往自個兒臉上貼金,還學雷鋒,不過姐姐倒是可以

幫你。姐姐有個朋友是做生意的,剛結婚不到半年,家裡有好幾套房子,你可以

暫時住他們那裡。深南的房子不好找。對了,你的工作單位在哪裡?」



楊偉苦笑道:「我是到深南碰運氣的,哪裡有什麼工作單位。」



韓曉楓笑道:「那你更不該盲目租房了。至少也該等工作單位定下來之後,

再在單位附近找合適的房子。」



楊偉笑道:「那就麻煩姐姐了。我媽說我今年運氣格外好,一出門就會踩到

貴人,原來說的就是你。」



韓曉楓嬌嗔著捶了他一下,道:「貧嘴。你等一下,姐姐出去幫你聯繫一下

朋友,看行不行。」說著便起身,整理好裙子後又穿上白大褂,離開了取精室。



沒過多久韓曉楓就回來了,微笑著對楊偉說道:「搞定了。你現在附近找地

方玩會兒,還有兩個小時我就下班了。晚上我那朋友請客,為你接風,姐姐陪你

一起去。」



楊偉趕緊道:「這不合適,我住人家房子麻煩人家,怎麼還能讓人家再請吃

飯?要請也是我請。」



韓曉楓笑道:「你是個窮學生,拿什麼請?人家可是有上億資產的大富豪。

你請人家去地攤兒吃拉麵人家也不去啊。你那點錢拿不出手的。晚上乖乖去陪姐

姐吃飯好了。」



楊偉無奈,只得答應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